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爱读书 > 玄幻 > 从仙路尽头归来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小银之劫

从仙路尽头归来 第二百四十七章 小银之劫

作者:沧月玄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1-27 07:12:07 来源:三七中文

平淡的话语,透着一片腥风血雨,听得楚天明这样的话,马夫似乎已经看到了一片漂浮着无数白骨的翻腾血海。

“是,公子。”马夫手腕一翻,取出一柄石锤,随手一抛,石锤落地,化作了一驾马车。

就是那一驾他所一直驱赶的马车。

“啊!是他?!”看到马夫的石锤,蓝河国主心头巨震。

传闻在一千年前,有一位文宗的年轻弟子在悟道峰悟出了道。并且,当他悟出了道的时候,某尊石雕突然碎裂,从中飞出一柄石锤,落入这个弟子手中,成为了这个弟子纵横道野的神兵。

这事一出,顿时让悟道峰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只不过后来那弟子很快离开文宗,失去了动向。

蓝河国主没想到,那一位弟子,居然就是如今的这位马夫。

就在楚天明即将登上马车之际,蓝河国主赶忙叫住了他,“楚公子,小银姑娘在我古旭国内出了事情,我身为国主难辞其咎,愿与楚公子同行,不论生死,死战到底。”

“有什么死战不死战的……”楚天明背负双手,侧过头,看了他一眼,“不过就是蝼蚁抱团自取灭亡罢了……你在此地,帮我看护好林风即可。”

“马夫,走。”

说罢,登上了马车。

马夫一扬马鞭,烈马“咴煜煜”一声,拉着马车出了大殿,然后脚踏清云冲上了云霄,向着宝象国的方向破空踏去。

望着马车离去的背影,蓝河国主怔怔出神。

这一次,他知道他真的傍上真神了。原来古旭国的国难,在楚天明的面前是如此的不值一提。

……

宝象国,雷峰云海。

雷峰云海,乃雷云宗外的一处秘境,位于宝象国与道野的交界处。

雷峰云海的深处,乃是一座秘境,而在秘境之外,则是一座蕴含着无尽风雷的战台。战台三面环山,如巨人环起双臂,将一方石台抱在其中。

那一方石台实在是太过于广阔,站在石台里,会觉得自身太过于渺小,环顾四周,石台恍如无边际。只能够看得在那尽头处,云卷云舒。

如今的石台上,充满了各路修士,他们或来自于道野一流宗门,或是来自于宝象国和雷云宗,也有金瀚国修士和来自于死亡之海的剑修,无数的修士响应着天剑国主和道雷国主的“除魔”声明,赶来雷峰云海,观礼除魔令。

石台最高处,有着四方石阶。石阶上,首座上坐着道雷国主,在与其近乎齐平的另一个石阶上,天剑国主端坐于斯。

另外的两方石阶上,广云星和白辽星的使者皆安坐于此,除此之外,天和星的那一位胖道士刘师,赫然也在此列。

除此之外,雷云宗宗主、剑阁阁主黑衣剑修分别位列道雷国主和天剑国主座下。

道雷国主整个其座下的另一位中年人侃侃而谈,那中年人身着蓝月清云衫,两鬓霜白,不苟言笑,正是苍家现任家主苍苟,在苍苟身边,一位同样身着蓝月清云衫的白发老者闭目安坐。

石台上人声鼎沸,议论纷纷,石台之外,各方势力也都在不远处观望。这些人并不是没有受到邀请,而是可以选择了明哲保身,立场中立,只作隔岸观火,并不像涉身其中。

“你们听说过那所谓‘孽女’的身份吗?传说她是当初的紫凌皇之后啊!”

“嘘!噤声!紫凌皇之名,岂可随意说道?那孽女的身份早已属实,乃是当初紫凌皇的一支跟随者,盗取了紫凌皇的一丝血脉之后衍生出来的种族,那苍家身为紫凌皇最忠实的追随者,所说的话岂能有假?”

“不是说,那孽女是邪物,体内有着不洁的血脉吗,既然身怀的是紫凌皇的血脉,那又怎么称为不洁呢?”

“少说两句吧,孰是孰非,又岂是我们说了算?这个孽女呐,依我看只是一个诱饵,哪怕她是紫凌皇的直系后代,现在苍家放话了,谁敢替她辩护?”

“这苍家雪藏多年,怀的什么心,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苍家老祖身为幕周星星主,后来退位于空娥仙子,如今空娥仙子陨落多年,新的星主又迟迟不诞生,他们自然是要出山,角逐着星主之位了。而天剑国主和道雷国主固然强大,但楚天明异军突起,谁也挡不住,若是等将来楚天明成气候了,来这幕周星主之位的角逐之中横插一脚,谁受得了?”

“如今幕周星主最强的角逐者,无非就是天剑国主、道雷国主等几个人,在他们的身后,则是广云星、白辽星、天和星等修真星。说到底,他们也都是一个圈子的人,可若是让楚天明成为了星主,天剑国主和道雷国主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那孽女,据说可是楚天明身边的人,而蓝河国主又和楚天明走得过近,他们便借这个机会一举打压古旭国和楚天明……”

“你们多听说了古旭国发生的事情没啊?这哪里是打压,分明是要赶尽杀绝啊!”

……

众修们你一言我一语,暗中传音,各有猜想。

而石台上的那些修士们,则是低声细语,各有心思。而他们的目光,则是时不时地投向了石台的中央处。

石台中央处,乃是一座方尖碑。碑上重重锁链,锁着一个半人半兽的修士,那修士浑身伤痕累累,白衣残破不堪,那衣缕之下,乃是大片沾血的白毛。

赫然就是处于返祖状态的小银。

她受了极重的伤,似乎也曾遭遇了不轻的虐打,此时有些精疲力竭。她每每恢复一些体力,都会竭力地挣扎一下,任铁锁牢牢地锁着她的骨头,也还要不停地挣扎。

一挣扎,她顿时又新伤旧患爆发,一时间鲜血淋漓。

“孩子……不要浪费力气了……”在小银的不远处,还锁着另外的一位白发老人,这个白发老人穿着麻衣,若是论面貌,更与那坐于苍家家主苍苟下方的老人有九分相似。

“白老,这一次,连累你了……”在白发老人的身边,同样还被锁链锁住的还有大批的凡人,这些人都是小银的族人,其中还有小银的生父生母,如今说话的人,是其中一位年纪较大的老叟。显然是族内颇有声望的人。

那被称为白老的老人,闻言只是摇了摇头,苍老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悲戚之色,自嘲地说道:“哪有什么连累的说法,我只是一个迂腐得遵循祖训的人。那些被利益蒙蔽了心智的蠢物,抛弃了祖训,迟早断送先祖打下的打好基业……我只是觉得遗憾,一手好牌,缘何那帮蠢物打得如此稀烂?”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